媒体报道

    4月11日,结束了当天的实习工作,26岁的刘蝉盘算起回乡上班的计划。在平武县中医院实习大半年后,他将回到平武县龙安镇两岔河村做一名乡村医生。对于他的到来,当地群众颇为期待——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,受困于基层医疗工作人员短缺,健康扶贫工作的压力非常明显。

    目前,绵阳市贫困人口中患病人数为38025人,占比23%,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,在平武、北川的贫困山区,显得尤为突出。虽然当地乡镇卫生院和部分村卫生室的硬件条件已得到大幅提升,但因为留不住人才,“硬件”没得到充分发挥,也成为健康扶贫的短板。
    “为贫困地区培养和引入基层的医疗卫生服务人才,这是健康扶贫的核心要素之一。”绵阳市卫计委副主任田卫介绍,平武县虎牙藏族乡卫生院的情况非常有代表性:因为偏远,到去年4月,该卫生院只剩一名医生。随着刘蝉和他的192名同学陆续毕业,这种情况将得到改善。

    □本报记者 祖明远

   

    定向培养提高待遇
    缺少医疗人才,在村一级更突出。2016年初,平武和北川两地还有40多个村没有乡村医生,且两地乡村医生平均年龄近60岁,面临青黄不接的窘境。
    平武县卫计局局长张天禄非常明白症结所在:偏远山区的工作环境艰苦,收入又不高,引进人才也留不住。
    但在调研中,泗耳藏族乡的一个现象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:乡镇卫生院院长聂书华在当地工作了20多年。因为他是当地人,结婚后妻子也调到当地工作。
    鉴于此,绵阳相关部门认为:只有培养本地人才,才能扎根服务本地人。“一方面也要提高待遇,另一方面也要讲感情。”田卫说。
    此后,绵阳不断将资源向基层卫生机构倾斜。去年绵阳在改善基层医疗机构的待遇方面着力,将人均绩效奖励最高限额从8000元提高到1.5万元。平武县也为边远山区乡镇卫生院卫生技术人员提供生活补助,每个月多发200元。
    受此推动,平武、北川两地基层执业医师从2015年的689人,增长到2016年的734人。
    同时,绵阳启动定向培养计划,在平武、北川没有乡村医生或乡村医生年纪较大的村,招收了193名初高中毕业生,送到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针灸学校进行为期三年的学习,其间学杂费全免,每月每人还要发600元的生活补贴和100元的交通补贴,条件只有一个:毕业后回当地,至少担任8年乡村医生。
    再有两个多月,定向培养的首批乡村医生即将毕业,正好赶上健康扶贫的关键期,这批平均年龄30多岁的乡村医生将成为平武、北川农村卫生服务的生力军。“在这些地区,只有本地人才能站得住。”张天禄说。

    “结对子”搭建医联体

    贫困山区医疗服务人员的短缺,背后的根本问题在于医疗资源分布不平衡。
    绵阳市医疗资源富集程度,在全省仅次于成都市。从总量上看,全市有17家三级医院,45家二级医院,医疗机构总计4359家,但在空间分布上不平衡:绝大部分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绵阳市区、江油市和三台县。而作为脱贫攻坚的重点地区,平武、北川山区又存在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问题。
    针对这个问题,绵阳的办法是“结对子”,由三甲医院与县级医院组建医联体,为基层卫生医疗机构提供业务指导、人才培训等服务。
    以平武县中医院为例,此前该医院部分科室虽有设备,但因缺少业务骨干,一些医疗服务仍没法提供。在得到绵阳市优质医疗资源支持后,对方组织了多位专家来给平武县中医院“号脉”:针对当地常见病以及医院的短板,有针对性地提供学科建设指导。
    截至目前,绵阳市中心医院、市中医医院、市妇幼保健院等10家医疗卫生机构共组织46名医疗卫生人员,对口支援平武、北川8家县级医疗卫生机构和14家乡镇中心卫生院,培训当地医务人员3000余人次,为36人提供免费进修学习机会。通过“结对子”,平武、北川县级医疗机构住院量增幅分别达到了10.68%、19.67%。

    记者手记

    健康扶贫更应注重本土人才培养

     □祖明远

    修一条路,可以管用几十年;一个好医生、好老师,服务的可能是当地几代人。相比于见效更快的硬件建设,完善相应的软件资源,尤其是为贫困地区培养和配备医疗、教育人才,应该是脱贫攻坚中需要长期关注的话题,也是遏制因病返贫、发展无门的治本之策。

    数据显示,绵阳市贫困人口中患病人数为38025人,占比23%。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,已是贫困地区一个常见的现象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健康扶贫是脱贫攻坚中必不可少的一环。

    但相比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,这一领域的改善往往很难一蹴而就。通过不断地投入,近年来许多贫困地区的医疗教育硬件条件提升很快,平武、北川等地的县级医院也达到了二级医院的条件,但软件的短板则制约了其效果发挥。

    没有业务骨干,不懂新的医疗技术,一些科室甚至难以提供医疗服务。而在乡镇和村一级,基层医疗卫生工作人员的短缺,影响则更为深远——一些山村距离乡镇需要步行3-5个小时,如果没有乡村医生,或者乡村医生上了年纪,当地群众的公共卫生服务就难以保障。

    在采访绵阳健康扶贫的过程中,记者听说了很多基层卫生工作人员的故事:一个人能在贫困山区乡镇或村级卫生机构扎根服务20年、30年,甚至40年,他们往往是当地卫生服务的“定海神针”,大病小情都要由他们出诊,也是预防疾病、普及健康常识的第一道防线。

    如果没有乡村医生,或者有乡村医生人心浮动,难以扎根服务当地,即便将村级卫生室的硬件建设得再先进,也很难发挥作用。

    绵阳在平武、北川开展的乡村医生定向培养计划,其关键点就在于本土化:对本村年轻人进行培训,再回到当地服务。一方面解决了留不住人的难题,同时他们熟悉当地情况,也为普及健康知识、预防疾病提供了方便。

  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在脱贫攻坚的路上,基层医疗、教育工作人员,事关一地长远发展。改善他们的待遇,培养并保持当地的人才队伍,是一个地方彻底摆脱贫困的必然选择,也是一项长期工作,值得为此不断完善相关体制环境,从而实现当地人才培养的良性循环。(新闻来源:http://epaper.scdaily.cn/shtml/scrb/20170419/161188.shtml